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反转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

    陈飞白看完后久久沉默不语。

    阿辉看着他的脸色,心里略微紧张。

    赏花会已经到了末尾,各位大臣女卷早就坐不住了纷纷想走。

    皇后早就坐立不安,最后一个节目结束,她竟然不等太监的结束语,站起来就准备走。

    太监迟疑了一下,还是抬高了音量结束了宴会。

    众人刷地一下全站起来,面色凝重,各自藏着心事快速地朝外走去。

    陈飞白将折子捏成了一团,手指用力,关节有些微微发白。

    阿辉不明所以,黝黑的眸子充满了疑问。

    又是沉默了许久,大堂里的人都快走光了。

    陈飞白还是没说话。

    阿辉忍不住轻声道:“少爷……”

    陈飞白转过头来,他的脸上带着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的神情,看不出任何异样。

    只见他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怎么了?”

    “这……”阿辉的目光从陈飞白的脸上转移到他的手上。

    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这毕竟是万人之上的公子。

    就算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也该入乡随俗。

    这么问,有些逾越了。

    他已经给了自己太多的帮助。

    陈飞白笑了一下,只是说道:“王五会是皇子的。”

    正说着,前面却传来异响。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

    “放开我,哪来的奴才竟敢挡主子的道,信不信我将你头砍了?”

    “造反了!你们居然敢挡道!?”

    ……

    西方的出口处忽然闹腾了起来。

    似乎刚刚想走的所有人都被拦住了。

    此刻正叽叽喳喳地你一句我一句。

    楚月有些紧张,不安的情绪在放大。

    王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没事的,我们只是小人物而已。”

    楚月转过头看了一眼王五。

    是啊,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因为陈家的人没有那么着急离开,所以反而慢慢吞吞走在最后面,这会被堵住了不能离开,到也不觉得拥堵。

    几名女卷愤愤不平地走回来,脸上还带着恼怒之意:“就没见过这么轴的太监!”

    “是啊,不让人走,却连一个理由都没有!”

    “这要待到什么时候,天都漆黑了!”

    “莫名其妙莫名其妙,明天就让爹爹上奏好好管教他们!”

    ……

    楚月听得莫名其妙。

    好好的散场,怎么又突然堵住不走了。

    她踮起脚尖看了看,却因为天黑,看不真切。

    只觉得前方密密麻麻拥堵了一堆人。

    而这时,忽然有人惊呼:“纪婉柔?”

    “你看,这像不像纪婉柔?”

    也不知道哪里的下人忽然电灯了,暖橙色的灯光一下子将楚月的面庞照亮。

    她的五官一下子映进众人眼帘。

    今日因为皇帝没来,好好的计划只进行了一半。

    而此刻,却像水到渠成一般又衔接上了。

    不用楚月怎么费劲,折回的女卷们此刻都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脸。

    粉色的衣服,蝴蝶结的造型,和纪婉柔如出一辙。

    楚月还保持着踮起脚尖的姿态。

    她后知后觉忽然反正过来,在宴会上因为所有下人都站在后方看不真切也没人关注下人,所以无人在意。

    而此刻队伍乱了,所有人都没按尊卑站立,女卷们更是围在一团。

    于是……她毫费功夫地被人发现了。

    周围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不对啊,纪婉柔不是在前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会瞬移啊!”

    “可是就是纪婉柔啊,你自己看着装扮,样貌?!”

    “是啊,确实像纪婉柔,不仅眉眼像,神情也像……”

    “是不是纪婉柔啊?”

    “你上前打招呼不就知道了。”

    楚月只花了几秒钟就稳住了情绪,她落落大方地笑着,看着面前的人。

    陈家的丫鬟为何要穿丫鬟装?她就是穿得和纪大小姐一样又如何?

    有小姐试探着上前,轻声问道:“你……你是纪婉柔吗?”

    楚月嫣然笑着。

    而在远处的纪大人忽然心中发慌,他虽然看不清,但是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在周围灯关下,他清晰地看到了楚月穿着的那套衣服,和今日自己女儿穿着的衣服,一模一样!

    居然一模一样!?

    这该死的丫头,他果然想搞事情!

    他奋力地朝回走着,可是无奈周围的人拥堵着他。

    他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赶紧回到那个空地,然后用最快的方式,阻止楚月接下来的动作。

    楚月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朝着出口的方向看了眼,就像穿越重重人群看到了纪大人一般。

    她张了张口,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废物。”

    说完后,她又重新转回头,依旧柔弱地笑着。

    因为有人开问了,这些小姐开始争先恐后地问起来。

    “你是纪婉柔吗?”

    楚月面露无辜,胆怯地摇了摇头。

    “你不是纪婉柔!?”其中一名女子惊呼道,然后转头向其他姐妹说道:“姐妹,她说她不是纪婉柔!”

    “我们都听到了彩蝶。”

    “那你不是纪婉柔怎么和婉柔长得那么像?”又有一名女子发问。

    她满眼好奇,甚是疑惑。

    楚月装出胆怯之色,像后缩了缩身子:“我,我也不知。”

    “你不知道?”面前穿着黄色衣服的女子抬声说道:“她说她不知道。”

    “阿玉,我们也都听到了。”后面的女卷无奈地说道。

    有人还想问什么,这时陈飞白恰到好处地站出来:“这是我家的丫鬟,小姐们。”

    “丫鬟?丫鬟怎么穿……”女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是啊,陈家的丫鬟需要什么规矩。

    一看就是在主子面前伺候的,爱穿什么穿什么。

    而此时纪大人刚刚穿越人群,就听到了陈飞白说这一句话。

    楚月更是顺势低头,露出了一副可怜谦卑的样子。

    一个如此相像的女子。

    一个是小姐,一个是丫鬟。

    这不紧令人细思。

    何况,还有冲冲赶来似乎有些紧张的纪大人。

    女人多八卦呀,在看到旁边神色凝重似乎要吃人一般的脸色时,女卷们早就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了起来。

    纪大人忽然意识到,自己失策了。

    他站在那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太想解决掉楚月,反而忘记了最基础的一个点。

    这个丫鬟要是跟纪家没关系,他匆匆忙忙跑过来干嘛?

    此地无银三百两?

    正因为纪大人的出现,让很多一开始觉得稀奇的女卷,突然浮想联翩。

    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令纪大人心情十分不好,而碍于陈飞白在场,他又不想另生事端。

    而陈飞白不知怎么的,忽然提及纪大人,指了指楚月,像刚看到纪大人一般:“纪大人也在啊,这些丫头说我家丫鬟长得像您家千金呢,真是口不择言。”

    “一个丫鬟罢了,怎么能和纪大人的千金比呢?”

    “哎呀白哥哥,我们就是觉得像嘛,哪有别的意思?”

    “就是就是,客观来说就是像嘛!”

    “吵什么?”声音干净清脆,就像林间的小溪。

    可在这平澹的语气中,却藏着令人胆颤的寒意。

    就像是小溪进入了冬天,流淌着的都是冰渣。

    楚月闻声抬头,看见了一名少年。

    他居然穿着一身龙袍,面色冰冷,轮廓冷峻,眸底漆黑难测深浅。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让人望尘莫叹。

    齐光在人群中环顾了一圈,然后目光停留在楚月身上。

    “找到了。”

    ……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