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欲统一先灭北齐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在东宫奢靡享受惯了的宇文赟不堪忍受昔日煎熬的折磨他于是戴上刘皮郑毅和一群太监仆人还有许多美酒佳肴率军西进。

    天气晴朗的时候太子宇文赟还骑马和郑毅在草原上驾鹰打猎欣赏欣赏塞北独有的光景空气中的味道扑面而来太子深闻一口道。

    “想当年刘邦那个老流氓皇帝就是率30万汉军在此截击匈奴人,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嘞。”

    要是遇到刮风扬沙的天气宇文赟连帐篷都不出便在帐篷内和大臣饮酒作乐对于步步紧逼的和吐谷浑的战事他却完全不放在心里。

    郑毅看太子心情较好便随口道。

    “太子,你应该关心一下近来对吐谷浑的战事嘞,不要老想着玩耍国家大事乃太子之事呢。”

    宇文赟不耐烦的撇了郑毅一眼。

    “郑大人不是咱说你,你就爱替我父皇解决问题,别最后让我父皇拿你当问题给解决了就行,国内大将军和大柱国数不胜数要打仗也轮不到咱操心不是吗。”

    眼看着宇文赟喝的已经差不多了他接着对刘皮道。

    “刘大人,在草原没个女人可不行嘞,咱看隔壁牧民家的媳妇沟子挺大,咱每次一瞧见她龙根就不受控制的笔挺起来。”

    刘皮看人下菜碟的功夫练的炉火纯青他此刻已经明白了太子的意思还没等说完便带领着一群侍卫跑去隔壁牧民帐包里将那名夫人给抢了过来。

    宇文赟看见妇女被羁押着一步步朝他走来就犹如饕餮见到肉一样赶紧跑上去对僚属威风凛凛的道。

    “浑蛋,谁让你们绑她的?快松绑,为何这样对待咱的美人儿?勒坏了你们赔得起吗,咱美人儿的这一身肉可值钱嘞,你都全都滚下去。”

    妇人见四下已无人在看看太子那张不怀好意的脸有点胆颤的道。

    “太子,奴婢今年已40中旬,伺候不舒服太子了。”

    宇文赟一脸坏笑的朝后仰着脖道。

    “你看你那沟子长得圆滚滚的好不风韵嘞,是不是肉都长在沟子上了?这要是陪你洗个澡那可回味无穷呢。”

    原本就对太子看不惯的王轨听闻此事忍无可忍亲率侍卫将太子的帐篷围住道。

    “宇文赟你爹励精图治,而你呢?他一个劲的忙,你一个劲的败,你改名宇文败家好了。”

    王轨打下一个手势侍卫明白用意便都一窝蜂的冲进帐篷将妇女给救了出来王轨又命令道。

    “将那些还未开启的酒坛都给我砸了。”

    太子裸露着上身从帐篷里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我爹当时看你在京城无家可归可怜你才给你一个小官当当吗?王大人你最好记住你今日之举。”

    “太子,小人是宁可死于忠,绝不谄媚图荣华,若想杀咱那太子请便。”

    王轨说罢转身离去回到长安后便如实将太子一伙人的种种劣迹告诉给了皇帝宇文邕。

    皇帝宇文邕闻之大怒立刻快马加鞭下了三封诏书令太子和众为大臣班师回朝一伙人回到长安后皇帝宇文邕直接将刘皮和郑毅罢黜官位并道。

    “你俩曾都是太学学士是天下考生应效仿的榜样,可你俩如今却不学无术教太子学坏这一罪名该当何罪嘞?”

    宇文邕为了让儿子能承大统治天下开始对他管教更为严格了。

    见太子在一旁不以为然依旧嬉皮笑脸的宇文邕反手一个大比兜扇在宇文赟的大脸盘子上道。

    “你今后每天要和大臣一样清晨给咱着装上朝参与议事,即便是隆冬盛夏你也不能有片刻停歇。”

    太子宇文赟撅着嘴使出小孩子的性子道。

    “爹,那塞北咱还有机会去镇守吗?咱不嫌辛苦,爹你就再派咱去吧,咱已经习惯了哪里的生活了。”

    “让你再接着去败坏北周帝国的名声?将来你是要继承这天下的储君,你这德行父皇如何敢将这天下交于你手中嘞?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的干好好的学,若再让父皇听见你半点坏名声就立刻废掉你立你弟弟当储君。”

    因为太子嗜酒成性经常借酒后乱入东宫皇帝并趁着这事又对太子道。

    “东宫是住你娘和住你爹女人的地方,你去那么频繁想作甚?下次你再敢踏进东宫一步咱就砍了你。”

    迫于父皇的威严太子的荒唐行为小有收敛宇文家族虽然兄弟反目生母病故和太子不成器许多事的干扰却仍矢志不渝对北周依然进行着一系列的体系改制。

    建德4年7月亲率北周六军以武力东伐北齐以达首先统一北方的愿望。

    自称{翱翔的雄鹰}北魏太祖拓跋珪惨淡经营20余年辛辛苦苦打下的北魏分裂成了西魏和东魏两个全新的国家。

    西魏盘守关中腹地和西南一隅为了防止东魏在长江以东的东部地区一家独大西魏皇帝立即招来权臣商议道。

    “西魏和东魏本自一家,当今天下都知道东魏强西魏弱咱不得不防着嘞,宇文泰颇有头脑论带兵打仗更是一把好手,咱想官拜宇文泰为镇东大将军时刻关注着东魏的行军走向。”

    正在异口同声中西魏皇帝将宇文泰正式拜为镇东大将军。

    宇文泰在做了两年至高无上的大将军职位后觉得自己羽翼已丰开始心怀不轨趁着晓星残月和众心腹聚在一起道。

    “西魏让一个儿皇帝治国不是令邻邦耻笑吗,别看那儿皇帝今年长进不少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婴幼儿时期的边缘,这么多年你们为他拼死拼活的驰骋疆场他可否给了诸位一点恩惠嘞?若有朝一日他一翻脸拉扯旧账咱们还不都要成为他的刀下之鬼?莫不如趁着现在时机成熟我率一伙人逼宫废掉他,你们拥戴咱家做皇帝,到那时功名簿上可都会写下各位的名字。”

    众人听完犹豫良久不一会便都跪下道。

    “大将军说的没错,一个儿皇帝岂能治国嘞,明天咱们就随大将军入宫废了那个还活在哺乳下的狗东西。”

    就这样宇文泰率领侍卫将皇宫围的铁桶一块顺利的将儿皇帝拿下改国号为北周。

    于此同时关中地区的东魏权臣看着宇文泰自立心有不甘便。

    “宇文泰一个只配做奴仆的人都敢冒天下之恶名夺取西魏江山我高家一门又为何不做呢。”

    经过好几天的思想斗争最终东魏被汉化鲜卑人高家一门篡夺从此改国号为北齐。

    北齐一直以来仗着地域辽阔农田肥沃物产丰富加上兵多将广的优势全然不将北周帝国放在眼里。

    “北周帝国兵将从不素练,宇文护这一死等于击垮了整个北周朝廷的中流砥柱,那些剩下的什么大将军都是一群草包饭桶。”

    北齐高纬不问国事每天光顾着享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风韵的中年妇女做为宠物有时更是三五天都不出女宠的门更有时候远方来时进贡的时候高纬就让她学狗的模样在大堂上逗宾客开心。

    高纬只要一兴起不管多少钱都能花出去半年之久变把祖先积攒多年的库银花的一干二净为此高纬凭空多了一个外号叫{赤字皇帝}

    高纬一个劲的败活北齐的国运宇文邕却一心的励精图治提高北周的就业和农耕短短几年时间北周至少赶超北齐一个档次。

    两个北方帝国此消彼长强弱态势已经悄然倾斜和颠倒。

    整整在家择居了3年的杨坚因为要对北齐行兵终于得到了宇文邕的征召皇帝下诏道。

    “拜杨坚为前将军同广宁侯薛迥率3万水师从渭水入黄河东击齐军。顷此!!!”

    杨坚此番出征破天荒的没有把李顺带在跟前此刻的杨坚已经是5儿5女10位子女之父。

    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家里不能没有一个得力的管家更令杨坚不安的是李顺打五台山回到杨府大病一场痊之后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成日寡言少语不苟言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也变得空洞起来。

    加之师傅在一个夜晚悄悄的离开杨府后李顺的悲伤又多了一层整日说些令人听不懂且摸不着边的话李素的身体状况总体下来还算硬朗杨坚临走前交代道。

    “兄弟,朝廷之命哥哥不得不回,这家里的老老小小咱就托付于你了,等咱凯旋归来让你嫂子给你说一门亲事,该办就办了吧,你总不能终其一生吧。”

    李顺拍着杨坚的肩膀道。

    “兄弟明白,家里的事哥哥尽管放心,咱听坊间流传说那高长恭武艺高强,高纬一定会派高长恭出战,兵法瞬息万变刀剑不长眼哥哥一定要多加小心。”

    这一年的8月癸卯日铆足了劲的北周六军势如破竹先后踏入北齐境内杨坚和薛迥所率的3万水军更是顺风顺水战无不胜在河桥大败齐军。

    两军交战正酣之际只见万军从中飞马冲出一位头戴双凤金盔身着一件龙凤黄金甲将一副狰狞的面具刚刚附在那张俊俏脸上的年轻人。

    杨坚和他面面相觑一会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却涌上心头只听对方喊道。

    “对面的贼将你们休想拿下这座金镛城,有不怕死的就和咱上来走走。”

    薛炯两眼发直的道。

    “小屁孩不知天高地厚,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打你。”

    薛炯善使一对绣龙轧铁棒人送外号{铁棒无敌}共计重达220斤是采用西海镔铁锻造3年而成。

    薛炯不由分说两腿一夹胯下的那一匹雪骓马踏步朝前飞奔而去正欲举棒朝高长恭的头上盖去只听叮呤咣啷的一声再一看手中的铁棒竟不知什么时候飞了出去。

    “阿唷,这小子真乃天生神力,再敌斗下去恐怕对我不利,还是走罢。”

    秉着打不过就逃跑的精神薛炯连兵器都顾不上去捡赶紧一溜烟头都不回的勒马而逃。

    瞧见敌方的军旗都被杨坚给拔了瞬间士气大振皇帝宇文邕乘胜追击亲率6万精锐进攻河阴诸城一举克制北齐的进军正在被喜悦冲昏头脑的皇帝突然发作了疾病手捂住胸口两眼直发黑。

    北齐监国公高绰见皇帝发病二话不说便朝宇文邕袭来宇文孝伯眼疾手快举枪就挡因高绰从小习武身体素质属中等偏上不仅一个闪避躲过还将宇文孝伯的烟云照给一戟戳了死。

    “好家伙!北齐高家果然名不虚传。”

    就在皇帝快陷入包围之际忽然几百辆带刺的滑铁车从高处落下正欲砸在高绰的身上高绰单凭一己之力落一辆挑一辆不知挑了多久薛炯却杀了出来只听一声怒吼。

    “北齐贼子纳命来!”

    高绰正在回头当中只听一阵骨头粉碎的声音薛炯一棒朝高绰的头上盖下来再加上一辆铁滑车径直落下将高绰瞬间砸成一滩肉泥。

    经王轨和宇文孝伯许多近臣的紧急磋商并取得了皇帝宇文邕的首肯并紧急下令道。

    “薛炯和杨坚率北周六军留下,剩下的一律向都城撤军择日再战。”

    9月心有斗志的周军班师再一次的出兵声势浩大虽然没有达到预期扑灭北齐的目的却取得了非常可贵的破敌经验杨坚率1000余人连夺北齐五座城池。

    在家养精蓄锐六七年之久的杨坚战斗力猛涨得到了一次实战锻炼他越发跃跃欲试又经过了一年的磨炼在建德5年9月丁丑日宇文邕疾病已消整个人容光焕发再披戎装率群臣在正午殿举行了隆重的祭祀以祈祷东伐的好兆头。

    冬10月晌午宇文邕再次亲自统率六军伐齐为此任命。

    “越王宇文盛为左一军总管,齐国公宇文亮为右二军总管,小冢宰宇文孝伯为右三军总管,杨坚为左右三军副统率,宇文宪,宇文淳为前锋大将军。”

    北齐少主高纬不仅没有为一年前北周的攻入而提高警惕反而和女宠在大殿上嬉笑怒骂的玩耍高长恭由于被北周军用车轮战术攻打累的旧伤复发不刻便上表道。

    “监国公高绰已战死,请圣上不要整日玩耍了,应当时刻注意北周的动态,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圣上还是做好打硬仗的准备方可。”

    齐少主高纬不屑的道。

    “切,小小北周何足挂齿,国穷民刁等咱玩够了随时都能灭了他,我现在就问你北周军队打进来了吗?咸吃萝卜淡操心,奏乐咱们接着舞。”

    高长恭面露绝望之孔万念俱灰的离开了皇宫之是轻声叹息了一口气道。

    “罢了,兄弟已救不活了,宇文护虽死,但北周还有杨坚众多名将,庸主全然不知周军将领的能耐呀。”

    第二次高纬再次接到北周来犯的军情之后却还不慌不忙的带着几百名宠妃在河西走廊一带打猎。

    皇帝宇文邕再一次亲率9万精兵良将于汾水从东到西布置了20多里长的战阵他骑在马上到阵地上巡视每到一处就高声叫出主将的姓名并训话道。

    “当年我祖打下这北周江山属实不易,从巴掌大的土地面积,经我5代人的流血才换来今天的片刻强大,鲜卑人不讲道义毁汉宗庙残害汉民,将士们今日你们的功绩朕将永远刻在龙袍之下永生不忘,等我下令就进攻北齐。”

    被叫主将未料到皇帝还会记住自己的名字内心大受鼓舞全军只盼着打胜仗以报皇上的知遇之恩都纷纷的喊道。

    “愿为圣上赴汤蹈火扑灭北齐。”

    在行军的途中皇帝宇文邕发现一名士兵的鞋给跑没了赤着脚行进在几百人的队伍中看见这番光景的宇文邕赶紧脱下把自己的皮鞋脱下来道。

    “这双皮鞋是皇后为咱亲自缝制的,像你这样没有一双鞋穿可不成嘞。”

    不久又在队伍中又发现一个光脚的士兵宇文邕立即从篷车里拿出一双多余的鞋子让小将换上小将那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双手推搡始终不肯接受。

    “汝是步兵没鞋怎能行军打仗?咱这不是还穿着布袜吗,况且咱还骑在马上不比你们徒步的好。”

    宇文孝伯在一旁说道。

    “还不快把靴子穿上,赶紧叩谢皇恩嘞。”

    穿上皇帝赐予的靴子士兵感激涕零此事在军中传扬极大的鼓舞了周军的士气战斗中北周军队越战越勇各路军队皆高奏凯歌。

    于此同时北齐的军队却迅速的土崩瓦解丢弃的军辎武器更是堆积如山绵延数百里宇文邕仅用了4个月的时间就将北周军队的作战能力提升了两个档次打的北齐差点灭国周军更是一路攻到邺城门下。

    齐少主高纬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惨痛代价看到北周动真格的了便三封加急信令高长恭重回齐国效力。

    高长恭近来身体欠安却又不敢违抗圣命只能又戴上那一副狰狞的面具于北周大军僵持在邺都门下多天高长恭看见放铁滑车砸死兄长的薛炯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怒骂道。

    “就是你令人放的滑车砸死我兄长是吧?,你纳命来老贼。”

    杨坚提着一口盘龙大刀从后方冲了出来径直朝高长恭奔去眼看着大刀就朝头上盖下来高长恭一个闪避朝杨坚还去一枪震的杨坚那叫一个舒爽。

    “阿唷这假姑娘果然有两下嘞。”

    杨坚恐再战下去会耽误将士们的攻城时间只能使出盘龙刀法中的最强绝技横刀斩千军一刀还去高长恭的身上只见他一口气向上涌出肩膀一缩握住马缰飞快的朝城里逃去。

    战争打了4个月北周的军队就将北齐的都城邺都攻陷俘获了北齐少主和刚立下的未来储君余下的只剩北齐宗室任城王高湝佣兵冀州仍对北周负隅顽抗。

    2月皇帝宇文邕让杨坚和宇文宪再次率军攻打北齐一举拿下了冀州城从此北齐各州镇的官兵全部投降关东宣告平定并入北周的有55个州162个郡368个县2500万人口。

    班师回朝后宇文邕心里乐开了花开始论功行赏。

    “拜杨坚为大柱国将军并兼定州总管之职。”

    在平定北齐4个月之后已官拜韩国公的王轨旧事重提对宇文邕道。

    “圣上,小臣认为杨坚城府深重,此人乃大周心腹之大患,你让杨坚手握重兵十分危险嘞。”

    宇文邕对王轨的信任自不待言国之大事采纳他建议的不在少数而这一次王轨的话中再次透露着贬杨坚的意思宇文邕却没有言听计从反道。

    “去年和今年的两次战事众人都有目共睹杨坚不仅武艺精湛作战时还能身先士卒为我大周建功立业而且他并非匹夫之勇谋略更有过人之处常能窥见敌人之破绽一击便可置敌于死地,如今连齐国公都对杨坚赞赏有加爱卿何以旧话重提?”

    “杨坚会打仗有能力皆毋庸置疑,圣上如今人心隔肚皮,咱们又一举灭了北齐,难免有人犯上作乱嘞。”

    宇文邕接着道。

    “防人之心确实不可无,朕今后不仅要南取陈朝还要时刻提防北方的突厥都需要用兵,你有没有想过北周军中像李牧尉迟迥韦孝宽这样的名将都到了垂暮之年,爱卿和宇文孝伯虽有气势却缺乏领军冲锋陷阵的硬功夫,指挥作战尤其是打硬仗仅凭谋略经验和威望你们尚且不够,像杨坚这种好用而不可多得的将领在军中还能挑出几人嘞?即便杨坚真有不臣之心,等朕完成丰功伟业后再做定夺吧。”

    王轨听宇文邕说完这番话从此有关杨坚的质疑都销声匿迹了。

    皇帝和王轨的谈话刚刚结束杨坚率军进驻定州的当日多年未开的定州北门为迎新主便应运而开了这件事在当地一开始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杨坚此前因为有担任隋州刺史的经验他将在隋州对付单家互保的方法加以改进先向各互保主发出邀请以好酒好肉和好言好语相待请他们交出各自的互保兵。

    “杨坚这小子可不好惹嘞。”

    此刻的互保住都知道杨坚的为人于是众人都随从的交出自家的兵马大的互保主有兵马5000小的也有几百杨坚把其中年龄大的身体不好的分发盘缠解甲归田让年轻力壮的充当到自己的卫兵之中。

    杨坚接着发动了城内的工商业主集资刷新店铺门面翻修城内的道路并且杨坚还严格的约束自己的军队道。

    “百姓之家不得擅入,敢扰民者格杀勿论,百姓不及卫兵亲帮。”

    此三项号令一出顿使定州市面井然有序面貌焕然一新不仅消除了市民对占领者的疑虑还使杨坚获得了极为不错的口碑。

    定州西边潍州怕北周侵袭便把西城门给关闭了到北齐高洋掌权下属在朝中提出道。

    “为了方便市民贸易出入增加齐国的税收请重新打开西门。”

    高洋因惧怕西面的北周攻城便直接一口回绝并托词道。

    “西面之门以后当有圣人亲开。”

    杨坚的部队攻入定州的时候他的部队先前并不知道北齐立下不开西门的规矩新进城的部队为了吃喝玩乐方便把久闭的西门给打开了。

    定州的百姓看见这戏剧性的一幕便把杨坚当成了首次打开城门的圣人而且在坊间传的神乎其神。

    “杨坚率打军抵达定州城外挥鞭摇指城门口那多年未启之西门便为天降 圣人应运而开了。”

    这个传言不胫而走竟然传到了皇帝宇文邕的耳中他忽然想起以前王轨和宇文孝伯的觐言原本对杨坚深信不疑的皇帝也变得开始将信将疑。

    在朝中敌对势力的不断诽谤杨坚的情况下皇帝宇文邕于是一纸圣旨将杨坚调到南兖州并重任刺史旧职。

    杨坚不在于在定州干了多久而揪心的反而是圣上的猜忌又如影相随的再次附体此时担任常州郡守的庞晃赶来为杨坚送行。

    走着走着庞晃忽然道。

    “燕带之地要多精兵,以公当下之威望,若要气势取天下绝不成问题。”

    杨坚一听脸色大变。

    “贤弟何出此言?”

    赶紧一把抓住庞晃的手道。

    “你我以后说话行事都要小心谨慎轻薄之言可不敢脱口而出。”

    经此一事杨坚反而便的更加冷静几天后他十分从容的只带了少许的随户奔赴南兖州当刺史去了。

    打灭北齐后宇文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申简朴为了警示后人他自己先做表率下令道。

    “北齐民生凋敝经济直线下滑今咱要拆除那些豪华殿宇镇天下之龙脉为百姓开通丝绸贸易之路,钦此。”

    宇文邕微服私访把拆下的标识材料用辎重车拉着挨家挨户的全都送给那些贫苦百姓并召集他们在城下集合宇文邕站城中的广场上左右将士护驾道。

    “乡亲们,北齐国已不国永远不复存在了,请不要恨我们北周军侵占了你们安逸的家园,咱相信你们一定在齐国受到了极大的压迫,只是敢怒而不敢言,既我北周军占领这里那你们就是朕的子民,以后你们尽可大量的种田就业,我北周帝国需要人才。”,

    百姓们一开始非常不相信周军的军规以为破城之后会人畜不留没想到和想象中的场景却大相径庭百姓们纷纷喊道。

    “圣上万岁,帝国万岁,我们从此愿意做北周百姓,若今后帝国有难俺们一城的百姓定要力保圣上来报答今天的重生之恩。”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