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纨绔子弟的愁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高纬。

    会通过其他方式。

    来转嫁眼前的孤独!

    以表面的红火热闹。

    去冲淡内心的寂寞凄凉!

    高纬。

    继承了父亲奢侈的余风。

    疯狂的摆谱铺张。

    在奢华与浪费中寻找着乐趣!

    其封赏急遽随意性。

    “朕是皇帝,想封谁就封谁,想赏谁就赏谁。”

    高纬一高兴。

    便封下外姓王200多个。

    光领军大将军就安排了多数。

    侍中。

    司空。

    司马。

    太尉。

    封了不下几十个人。

    高纬明显这是要培植势力!

    其。

    开府。

    仪童。

    不计其数!

    “哈哈,这么多人,可见寡人的心腹必定和我一条心。”

    就连大力士刘桃之。

    杀人无数。

    嗜血的恶魔。

    都升了位封了王!

    封管。

    让高纬找到了为尊者的畅快!

    受封者。

    则投桃报李。

    绞尽脑汁的陪着高纬细耍。

    “陛下英明。”

    好话说尽。

    哄高纬开心。

    高纬龙颜一悦。

    大笔一挥。

    又开始。

    毫无节制的赏赐!

    哄他开心的。

    给他进贡宝贝的。

    在他面前说听话的。

    全都赏赐过万。

    豪不吝啬。

    最后。

    国库赏空了。

    “寡人随便玩玩,怎么就玩空国库了?也太经不起我折腾了吧。”

    河内王。

    高延续。

    醉醺醺的走进皇宫。

    拿着哥哥。

    高长恭的遗物。

    银龙凉银枪。

    边走。

    边说。

    “有三件事,令我特别生气。”

    “这头一件,我大哥为国为民,你却要了我大哥的命。”

    “这第二件,枉帝国臣民对你的信任,你竟不拿子民当人。”

    “至于第三件,面对着我高延续一人,你以为你还能活吗?昏君。”

    说完。

    举枪就刺。

    刘桃之率先护驾。

    一拳打在高延续的左肋。

    踉跄的退了几步。

    高家枪法。

    在大力士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刘桃之。

    得意洋洋的说。

    “喝的烂醉如泥,比小卒都不如,等你醒酒,再来找我比划比划。”

    高延续。

    护着肋骨。

    狼狈的走出皇宫!

    国库。

    空了。

    高纬便赏了宦官一些郡县。

    “这些郡县你们随便搞,只要能给我弄过来钱就行。”

    让他们卖官。

    卖地。

    充地得金。

    原本。

    在宫中不得以的宫女。

    也跟着沾了光。

    得以在奢华中尽显魅力。

    前秦。

    后凉。

    南燕。

    西秦。

    赫连夏。

    这些被拓跋家族联合高欢。

    曾经一举干败的国家。

    俘来的妃嫔。

    高纬都明码标价。

    一人值千金。

    “整过容的50铢。”

    “打过玻尿酸的100铢。”、

    “模特身材的200铢。”

    “臀部大的1000铢”

    高纬。

    将她们卖出去以后。

    率人带着兵器。

    上门向当地土豪要了回来。

    “未经朕之允许,你们倒卖二手老娘们,就不怕脑袋搬家吗?”

    要来之后。

    高纬彻夜不眠。

    乐在其中的看她们展开服装竞赛。

    早上的新衣服。

    到晚上就扔掉。

    “换上新衣,游戏继续。”

    高湛。

    曾经为胡太后做过一条珍珠琼裤。

    所费钱财无数。

    后来高纬玩火。

    不小心便把裤子烧毁了!

    高纬。

    也想照着样子。

    给嫔妃一人来一条。

    因为珍珠不够。

    高纬。

    特遣胡商带着3万匹财锦去周室交易。

    “我们周人和你们齐人势不两立,休想给我们做生意!。”

    高纬的拧劲被激发出来。

    最后。

    克服了种种困难给做了出来。

    感动的穆邪利眼泪巴巴一宿没合眼。

    “陛下真好,这么名贵的宝贝,我可要好好的收藏起来。”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不光是人。

    连畜牲都跟着沾光!

    高纬所养之狗。

    喂的都是上好的粮食和肉。

    北齐。

    末年。

    老百姓食不果腹。

    易子而食。

    一天。

    高延续。

    走在路上。

    见一名妇女泪流满面。

    喊着。

    “小儿,十铢钱。”

    高延续。

    上前问。

    “大嫂,您这是为何?我是河内王,如大嫂有困难尽管和我说。”

    妇女。

    匍匐一声跪下。

    说道。

    “大王,当今天子横征暴敛,我们百姓都无法填饱肚子,孩子他爹饿死了,奴家不得已才将小儿变卖。”

    高延续。

    心软如棉。

    将其搀扶。

    说。

    “大嫂,我府中正确烧火做饭的人,如您不嫌,就去我府中做工可好?”

    次日。

    高延续便去找高纬理论。

    “陛下,你看看当今天下,朝堂腐败,百姓自危,难道他门就不是你的子民吗?”

    高纬。

    不屑一顾的说。

    “子民?一群贱民,贱如草芥,他们爱死爱活,关寡人何事?你别想充英雄,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高延续。

    小声的说。

    “作罢,作罢,昏君不可教化。”

    高纬的狗。

    不仅吃的好。

    还有坐骑。

    在马上剥了皮辘。

    让狗端坐其上!

    高纬的御马。

    更是不计其数。

    比人还高。

    所食食物有10多种。

    还有毛毯给御马做衣服穿。

    “朕不能光对人好,也要对我的动物好。”

    最令高纬兴奋的事。

    属马匹交配的时候。

    届时。

    高纬会早早的让人搭起帐篷。

    在里面摆好酒菜。

    坐下饮酒欣赏。

    “这大场面,真带劲。”

    更烧钱的活。

    “土建工程。”

    铸造金殿。

    加固长城。

    国库的钱花的海了去了!

    所建的园陵。

    高纬。

    今天开了喜欢。

    等明天不喜欢了。

    就让人拆掉重修。

    “整的什么玩意,一点皇宫的气氛都没有。”

    新园陵建成之后。

    又说。

    “还是以前的好。”

    于是。

    再拆除恢复原样。

    直到高纬兴趣索然。

    工匠。

    几乎没有片刻的休息时间。

    白天。

    晚上。

    不停的干。

    冷时。

    用热水和泥、

    春夏秋冬。

    日以继夜。

    没完没了的埋头苦干。

    一些工匠。

    经不起身体的压榨。

    纷纷倒下。

    再加上。

    吃的也不好。

    白天。

    三个馒头。

    一小碗咸菜。

    一抗就要抗一天。

    “真顶不住了,也不知道咱们何时能回家。”

    旁边监工听见。

    一顿鞭子。

    抽的年长的工匠疼死在雪地里。

    开凿。

    晋阳西山大佛像时。

    一夜燃油万盆。

    场面十分壮观。

    火光可以照过晋阳宫中。

    照进高纬的卧榻之上。

    高纬。

    不光奢华。

    渐渐地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问仆人。

    “你可知民间疾苦是什么?”

    仆人说。

    “圣上想知道民间疾苦,可以下到坊间一试便知。”

    高纬。

    在华林苑中修建了许多贫穷村舍。

    内设。

    穷人集市。

    自己穿上破烂衣服混入其中。

    以调戏妇人为乐。

    半个月后。

    北周。

    再次兴兵犯齐。

    半路上。

    因。

    上柱国之一的杨坚叛变。

    大军不得不重新原路返回长安。

    高伟好梦难圆。

    说。

    “这个杨坚,什么时候叛变不好,非这时候叛变,弄得仗都没法打了。”

    于是。

    着人画了一些西部边境的城防图。

    依葫芦画瓢。

    然后。

    让人穿上黑衣假扮周军攻城。

    自己则率领着宫女太监。

    在城内顽强的抵抗。

    “刘桃之,你暂且退下,让寡人活动活动筋骨。”

    在几方莺声燕语。

    痛苦哀嚎之中。

    高纬频频的取得胜利。

    “凡伤者,寡人重赏。”

    高纬。

    漫无目的的荒废着自己的青春岁月。

    犹如没有灯塔指引的航船。

    永远不知道哪里是河岸。

    高纬。

    渴望着找一个归宿。

    一个能够让内心获取片刻安宁的归宿。

    直到。

    祖廷的第三次回归。

    将高纬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哈哈,陛下,老臣又回来了。”

    祖廷。

    虽然眼不识物品。

    却敏锐的在高纬的疯狂之外。

    感觉到了一丝文学的气息。

    “陛下,当今坊间流行音乐,您不妨试试。”

    在文学的引导之下。

    高纬。

    继而转向了对音乐的孜孜追求。

    很快。

    高纬呈现出一个音乐家的气质。
最新网址:www.lewenlou.org
为您推荐